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村里女人也有爱
村里女人也有爱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村里女人也有爱

南部有一个偏远小农村,三面环山,景色相当清幽宜人,远远看去农村平房跟跟远处连绵的山构造出彷彿画中世外桃源般的美丽景色,可是一栋相当豪华的别墅却坐落在其中,看起来有点不搭调的感觉,当地人都知道,那栋豪宅的主人,是村子里的大地主张永福所住的地方。张永福52岁继承家中庞大的祖产,因此靠着把土地出租给村民耕种的租金,不需自己工作,也能过着相当奢华的生活。他的妻子吕莲芳48岁.由于 ..生活上衣食无缺,除了精心打扮自己外,更因喜爱旅游经常四处游山玩水,如此惬意也因独生子张明华(28岁)大学毕业后在都市里的事业也相当平稳,不需要她担心,所以她便安心的到处的旅行。不过其实莲芳不太喜欢待在家里是有另一个原因的,那就是她的丈夫永福,因为张永福虽然已经是个50几岁的人了,但是对于夫妻间的床弟之事,却丝毫没因年龄而有所衰退,结婚30年来,几乎是三天两头就要来上一次才能满足,而莲芳自从45岁以后,对做爱这事情实在是性趣缺缺,她常在想或许是生活优渥,饮食比较营养,所以丈夫才有那幺多的体力精力,经常求欢吧!又或许自己保养得宜,身材皮肤保养的都很好,48岁却还保持着35d 24 36的好身材,对男人应该还具有相当的的吸引力,因此丈夫老是对自己的身体如此迷恋。不过事实上张永福的好色并不是仅止于妻子而已,在他的别墅的3楼有一间书房,四面墙壁都是大大的玻璃窗,说是说采光好,但这却是张永福事先设计好的偷窥天地,全村几乎都是农村平房,只有少数1。2户人家是2层楼的楼房,他的书房视野最好,再加上使用镜面玻璃,高倍望远镜.相机.录影机.。等等科技产品,夜里陈大叔。李大婶家中在做啥事,都被张永福进收眼底了。张永福在书房工程进行期间,已经透过不少关係慢慢的添购他所需要的科技产品,虽然花了不少钱,但是想到接下来的偷窥计划,他一点也不把这些钱看在眼里,2个月过去了,书房装修完成了,而他添购偷窥工具的物品也大致齐全了,就在装修工程完工后第3天,最后一样重要的红外线设备也收到了,张永福如获至宝般的仔细的研究了所有产品的使用说明,确定熟悉操作后,才开心的下楼去。这天刚好是莲芳预定到日本旅行的日子。送走老婆莲芳后。张永福就决定在今天展开他的偷窥行动,傍晚时分,他匆匆的解决晚餐,飞快的沖了个澡便直奔3楼书房,从隐藏的书柜中把所有的工具一一取出。架设,他兴奋的双手都有些颤抖,但雀跃的心,加速了準备工作的完成,一切就绪后,他便拿着高倍望远镜四处搜寻这具有纪念性的第一个目标,正当他专心的再寻找目标时,忽然眼尾余光扫到 …住家南面平房有灯亮了起来,张永福立即把那配有红外线夜视功能的高倍望远镜朝灯光来源转了过去,调好焦距一看,让张永福眼睛为之一亮。一个大约40岁的中年妇人进了浴室,他一看便知道那是农具行老林的媳妇.因为老林的妻子早死了,老婆死了后农具行便交给儿子打理,而他儿子正是张永福自己的同窗好友,想不到第一次出击便窥到这美人,还是自己同窗好友的老婆李玉梅,光想着张永福腿间肉棒就已高高仰起头来,看着李玉梅进入浴室后,优雅的脱去上衣,长裙后,露出白的皮肤还有那一套浅黄色的内衣裤,正当张永福赞皙歎望远镜清晰到连内裤下黑色的一丛阴毛都清晰可见时,那件胸罩已经脱下,一对白皙坚艇的乳房随着李玉梅的动作轻微的摆动,双乳上两颗暗红色的奶头.真是迷人。接着李玉梅弯下腰,抬起腿。那件中间有点透明的内裤就这幺彻底解放了李玉梅,跨下那微微隆起的阴阜上,密布着一大片浓密的黑色阴毛,这时的张永福一边看着李玉梅挽起头髮準备沐浴,一边掏出自己跨间已经青筋暴露的肉棒套弄起来,看李玉梅拿着香皂优雅的涂抹过身上每一吋肌肤,胸前的双乳。腹部的阴阜。阴毛。还有那最私密的桃花洞。直到满身白色的泡沫随着水流全部流逝后。张永福的手套弄得动作更快了,一阵哆嗦,张永福的高潮瞬间到达,阴茎前端马眼喷出一条抛物线,精液射到窗户玻璃上在慢慢的流到窗台,刚好李玉梅也正要擦拭完身体,穿上另一套白色的内衣裤。这时张永福却意外发现,原来并不是只有自己在偷窥李玉梅,在明亮浴室外面的暗处,有条瘦弱的身影,也一样正往窗户里面看,右手也不停的在跨下快速的套弄着,张永福好奇心驱使下,便将望远镜往暗处一看,这一看,不禁让张永福大吃一惊那个正在套弄自己肉棒的人,竟然是李玉梅的公公老林-林增,张永福正惊讶的时候。老林也已经高潮结束,闪入旁边树林不见蹤影了,留下一脸疑惑的张永福,尔后几天之内张永福对于偷窥私密之事乐此不疲,直到连芳返国,才稍有收敛。自从莲芳回来之后,几次夜里张永福总是在夜里,极尽所能的挑逗着莲芳,想要真枪实弹的来一回,但是妻子总是不愿意,毕竟他这5天也看了几个村里女人沐浴更衣的画面,还有2次看到6。70岁的老熟女,让他差点吐了出来,而真正看到做爱的也只有半次。原来就是莲芳回来的前一晚,他跟几个朋友再隔壁村小吃店喝酒,回来时候已经半夜,他睡不着,想说趁明天妻子回来之前,再来找找有无意外收穫,便又上书房寻找猎物,找了半天,儘是已经入睡的夫妻或女人,虽然其中有几个海棠春睡时走光了某些部位,像是村长夫人没穿内衣裤睡觉,睡衣却卷翻到胸口,露出阴部,半个双乳,也有两夫妻裸睡的,像西边的周伟强夫妻,但张永福想看的是真正的做爱画面。或许农村人都真的早睡吧!张永福心灰意冷打算回房看a片消火时,猛然发现,西南边有户人家窗户透出着闪动的光,张永福立刻对焦看了过去,看到一个男的趴在一个女人身上,跨下一根不算粗长的阴茎,正快速的抽插在那女的阴户,女的双腿高举,死命的夹住那男人的腰部,大约30秒之后。阴茎停止了活塞运动,只剩2人胸口喘气的起伏紧紧搂在一起,张永福见状立即把望远镜倍率再调高一倍,注视着阴茎跟阴户的结合处,此时的张永福跨下肉棒也已硬了起来,右手不停的套弄了起来,不一会儿,只见那阴茎缓缓缩小,慢慢的滑出阴户的包覆,接着那一片狼籍的阴道中,跟随着阴茎的滑出,潺潺的流出许多混合着淫水与精液的液体,张永福目不转睛的盯着这个淫秽画面,加速了套弄得速度,直到自己的白色精液又再次的喷射出去,才放下望远镜,下楼休息。莲芳回来后某晚。张永福色慾薰心,早早便进房想要跟妻子好好的干上一回,沖了个澡,下身只围了浴巾便溜上床去,掀开了薄薄的被子,张永福的阴茎立刻勃起,看着莲芳穿着宝蓝色透明睡衣。没穿胸罩。标緻匀称的身体,胸前那双乳随着平稳的呼吸轻轻起伏,好像刚蒸出来的馒头般的绵柔,下半身同款式的内裤。缕空加上透明的水洗纱质的设计,把莲芳整个阴部衬托出一种朦胧的美感,一大片黑色的阴毛因月光的关係更显油亮,让张永福口水都快滴下来,跨下阴茎更是涨的发痛。张永福悄悄的爬上了床,把左手放到妻子的乳房上,轻轻的以画圈方式柔起来,食指也对着奶头进行挑逗,右手则放到连芳的阴阜上,顺着阴毛慢慢的往下探索,随着时间过去,左手的动作力道也慢慢加大,更能清楚的感觉到,奶头也已经变硬了起来,而右手的食指已经插入到阴道中,进行着缓慢的抽插,张永福也感受到从妻子阴道里—-逐渐湿润起来,而此时连方也早已醒来,发出阵阵的轻吟,或许自己也有一个半月没尝到做爱的滋味,便没加以阻止丈夫对自己身体的侵犯,更或许,莲芳自己的身体也正享受着这种爱抚带来的快感,不知不觉的摆动起臀部,配合起下体食指的抽插频率,这种种表现看在张永福眼中,更是士气大振,因为妻子已经用身体回应了自己的求欢,这使他更加大了动作,莲芳胸前乳房已经被柔的有点变形,白嫩的乳房也出现红红的痕迹,下半身阴道中更是加入中指与无名指,抽插的幅度频率更大了,这样的官能刺激,使得莲芳的腰钮动的更利害,微微轻吟也变的重重的呻吟了,阴道中不断分泌出淫水,把阴毛跟张永福的手全都浸湿了。张永福有如受到鼓舞般的兴奋,因为妻子那纤嫩双手正为自己的阴茎服务着,这是他们夫妻做爱时很少有情形,以往只要莲芳阴道的淫水分泌达到某一程度,她便会要求自己快点把阴茎插入,以求快结束,但是今天莲芳竟然一手套弄着自己的阴茎一手轻抚着阴囊,这样的刺激让张永福颇感意外,但是此时此刻,精虫上脑的他也没想太多,只顾着享受着妻子难得的特别服务,也尽全力的给妻子刺激,听到莲芳的呻吟越来越大,套弄阴茎的速度也越快,张永福感到无比的亢奋,因为这是他偷窥时所没有的刺激,妻子的呻吟给他莫大的振奋感,于是他便停下手指动作,翻了个身伏到妻子身上,伸出舌头吸吮起妻子的阴部,当舌头碰到阴核的那一剎那,莲芳感到一阵强力电流直冲脑门,发出一声高分贝的呻吟声,全身瘫软无力的喘息着,而张永福知道妻子高潮到了,因为从阴道里不停涌出淫液,儘管他已努力张大嘴巴不断的吸,那透明滑嫩的淫水还是一直分泌着,顺着阴唇不停往下流出,床单上已经失了一大片。张永福知道时候到了,敏捷的转身下床,儘管顶着一个鲔鱼肚,动作却也相当俐落的站到床沿,将妻子那双修长的双腿高举,往前拉了一下,使得莲芳的屁股刚好放在床沿,双腿顺势往自己肩上一摆,露出莲芳已经湿淋淋阴部,一手握着自己的阴茎对準着阴道口,龟头顶着阴户缓缓的插入,大量的淫水帮助了阴茎的插入,龟头传来层层被嫩肉紧紧包覆的感觉,阴道里的阵阵规律收缩着,直到整根阴茎完全的插入到阴道之中,他并不急于抽送,长歎一口气后,停下了动作,让阴茎插在阴道里,享受着那种阵阵吸吮龟头的酥麻感觉.张永福的手伸前搓揉莲芳的双乳,下身的阴茎也—-抽送起来,慢慢的加快了速度,原本瘫软喘息着的莲芳,又再度的摆动起臀部,迎合着阴茎的深深插入,口中也又传出阵阵的呻吟,每当阴茎插入到底时,莲芳总是着配合着动作吸一口气,右随着阴茎的抽出,深深的吐气,双手也紧扣着丈夫的脖子,缕缕香气从口中吐出,闻在张永福鼻子里,都像催情剂般加速着阴茎的抽送,销魂的呻吟,听在耳里就好像壮阳药物似的加重阴茎的冲刺,啪~啪~啪的撞击声,淫縻的气氛,几次都差点让张永福把持不住。张永福刻意的放慢了速度,并抽出阴茎,并将妻子身体在翻转趴在床边,顺手贪婪的摸着莲芳那柔嫩的大屁股,一手握着阴茎,再次的顶入阴道之中,抽送起来,九浅一深。九深一浅,张永福使出各种所知的做爱技巧,插的趴在床边的莲芳娇喘呻吟不断,肉体撞击声音不绝于耳,张永福似乎已快达高潮,下身阴茎疯狂的顶进,每一次的插入阴茎都重重的插入到底。每一次比每一次重,越来越快,直到脑门一阵电流般通过,马眼一开,张永福伏到妻子背上,精液在妻子阴道中强力喷射着,莲芳虽无力的趴在床上,但却清楚的感受到精液的温度跟丈夫阴茎在自己阴道里的跳动。不久随着激情的退去,张永福阴茎逐渐缩小滑出了莲芳阴道,张永福才缓缓起身,坐到了地上,仰头看着趴在床上的莲芳粗重的喘息着,伸手将妻子的屁股微微扳开,让阴部跟肛门整个曝露出来,张永福仔细的盯着那激情之后的一片桃花源,阴道口还因为方才阴茎的狂野进出还合不起来,像极了微微张开的小嘴巴,随着莲芳的喘息规律的一闭一合,夹杂的白色精液与透明淫水的爱液潺潺流水般的慢慢 …..从阴道中流出阴道口,滴落地上,看着眼前这般淫秽的景色跟缴喘连连的妻子,张永福才满意般起身抽里卫生纸,轻轻的替擦拭莲芳有些红肿的下体以及那些淫水与精液,清洁一番之后才与妻子相拥而眠,但他有点疑惑,今天的妻子似乎特别的激情,也开放的许多,但或许是体力的耗损,也没想太多便沉沉睡去。


【完】